如果導演有他的中心思想要表達,

在這個前提下,

我想,我看不懂這部片。

 

雖然看不懂,我也不會下「好看」「不好看」的評論,

因為我「看不懂」阿,要怎麼跟你說好不好看呢?

如果說值不值得去電影院呢?

我只能說我自己是不後悔啦,花錢進戲院。

不過我是自己看早場,一來比較便宜,

二來我也沒有「推薦同行的友人,他卻覺得嘖嘖」的壓力,

所以整體來說是不後悔。

 

---------心得文,不確定是不是有劇透---------

 

聽說桐島退社了!一開始以為會有爆炸性的言論,

或者是騷動的人群,其實不然,畫面一開始轉到電影社的同學,

在辦公室跟老師對話的情形。

這是我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見「多個角色敘述著同一件事」的手法,

一開始時間不停地在禮拜五循環,有電影社同學的角度、

有桐島「女朋友」─莉莎跟沙奈的角度、有桐島好朋友─宏樹的角度、

有排球社同學的角度。

 

為什麼我把女朋友這個詞框起來呢?

這是我自己看日本的疑惑,在日本小說、漫畫、電影中,

有時候提出勇氣,向學長要著第二顆鈕釦的學妹,往往不是跟學長交往;

有時候提出勇氣,把女同學叫到理科大樓後面,低著頭送出情書的男孩,

也沒有順利的跟心儀的女孩在一起,

所謂的「誰誰誰的女朋友」,往往是「被認定的」,

因為莉莎常常等桐島練完球,所以大家「自然而然認為他們在一起」,

看著宏樹跟沙奈的互動,沙奈的確是大家心中「宏樹的女朋友」,

可是他們真的是情侶關係嗎?他們真的了解對方嗎?

 

也許宏樹也是疑惑自己跟桐島的朋友關係吧!

大家都認為「宏樹和桐島是好朋友」,

為什麼桐島退社了,卻什麼也沒說呢?

 

桐島是排球社的超級之星,他卻什麼話都沒說,一聲不響地離開了。

大猩猩接不到球,在比賽中輸了;久保在練習時奮力鍛鍊大猩猩,

「桐島走了!我們不能仰賴他了!」久保放不下,卻接受這個事實。

「不是說好要一起打到畢業的嗎!就算再怎麼練我還是這樣阿!」大猩猩喊。

 

「桐島...那傢伙什麼都沒說!」莉莎無力地說。

「桐島回來了也!」沙奈說。

 

「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打籃球?」宏樹說。

「因為我們喜歡阿!」龍汰(*)說,

「當初是因為在等桐島吧!」友泓(*)說,

「喂!龍汰你去加籃球隊吧!」友泓說。

 

校園內有回家隊的、有羽球隊的、有排球隊的,

有電影社的、有很努力的管樂社。

亞矢愛著宏樹,總是在他身後默默地看著他,

占著頂樓不放,就是希望宏樹能看見吹奏的自己,

最後還是在理科大樓後面,輸了,卻不難過了。

 

本來以為會發展成純愛電影的電影社社長前田、和小霞之間的關係,

禮拜天那場鐵男的相遇,原來只是一場誤會,

一場其實一點也不美的誤會。

小霞說著:「電影出版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會去看。」

不過她早就跟友泓在一起了。

 

聽說桐島退社了,沒有人不知道為什麼,

沒有人不想知道為什麼,我也是。

但是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而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看完電影,我的期末考還是有最後一科要面對。

 

聽說,聽說,當我們聽到的時候,總是不免臆測真正的原因,

卻忘了好好關心自己,接收到資訊之後,會面對的後果,

要面對的真實。

 

*第一次看這種類型的日本電影,故人名不是記得很熟,

維基了一下,也認不出人臉Orz

龍汰跟友泓私心覺得他們是四人組的一員,

龍汰是穿帽T的那個,友泓是紅外套的傢伙。

 

歡迎留言指正或者等我查到正確消息就更正。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