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因為習慣了高鐵的快速,

還是因為醒著的時間比睡著多?

大二之後,我越來越不適應每一次回家的路程。


明明也還不是老骨頭,雖然開始老屁股了;

明明也才做兩三次高鐵,卻已被深深影響。


習慣的十七十八十五十六號,

今天搭到了一台味道很嗯---無法形容的氣味的統聯,

無法言喻的旅程,十七號女孩,和我交織了一場美麗的下午夢。


以往一部電影不嫌長,大二的回家路途,

卻常常是一部半到兩部電影的長度,

今天的旅程開始於惡靈戰警3D接續著OP無上限的不可能任務四,

沒錯,就是不管回家或者上台北,這陣子都在播的不可能任務四。


關於那股味道十七號女孩和我一致認為不好聞,

關於那股味道我確定是從廁所發出來的,那是清潔劑的味道,

是沖馬桶的清潔劑的味道。曾幾何時,沖馬桶的不再是水,

而是藍藍的、螢光的、充滿神秘感的清潔劑,

這趟旅程,從開始到結束,也許是座位的關係,

只要有人上廁所、有人開門,他就鑽進我的鼻腔、侵蝕著我的支氣管,

偽造的清涼、人工的湛藍,

一切的一切是那樣的虛假,卻又虛張聲勢地直灌腦門。


像那些似真非假的,

夏日時光。




, , , , , , ,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