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到了沙鹿。


201209284078.jpg  

從司機口中宣布出靜宜大學的那刻起,

我必須開始準備下車事宜。

當時外面飄著小雨,我看見騎士騎著騎著在半路停車,穿上了雨衣。

有人多少疑惑著:豈不多此一舉?


隨著客運繼續前進,

201209284079.jpg  

風雨也跟著加大,

開學到現在也才回家兩次,兩次都遇上颱風,

海水鹽粒拍打在稚嫩孩童的皮膚上,留下歲月的痕跡。

201209284080.jpg  


一排排的轎車、馬路間的高檔車店,

開發的高樓大廈、便捷的交通,

家鄉不再是記憶中,樸實地步調,

稱不上好、也談不上壞,

僅僅是記憶中的某部分開始剝落,

像壁癌般,看見了本來人心的色彩。



我試著捕捉那一瞬間,

卻只能拍到車窗上依附的雨滴。


那曾經在我心上的一瞬間,我也不知如何呈現,

只能描述著依附在心上的淚滴。




, , , ,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