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731226    


這只是一篇很簡單的無病呻吟文章(菸)


當我聽到「喀、喀」卻再也發不出「轟巄巄」的小紅以後,

我猜想著這正是小紅的終點了。

是的,為各位介紹一下:

圖片上方的是我升上高中,為了住校而匆忙買的小紅,

這傢伙陪伴我第四年了,終於在我十九歲的時候壽終正寢。


當時買的時候,負離子雖然很流行,但是價差可以差個十萬八千里,

因此,秀蔓姊秉著一貫的理念:東西可以用就好,

買了小紅,讓我帶去了大里。


期間和小紅的互動不斷,忘了為什麼,也忘了怎麼開始的,

我的小紅和他的嘴嘴一點也不合,所以必須他們在膠帶的交纏下,

才能不分離。

和秀蔓姊提過幾次想換掉,但也就這麼湊合著,湊合到了大學。


然而,升大二的我,有許多事情變化了:

因故外宿、重新檢視自己、反覆咀嚼著大一,

連帶的小紅離去。


知道小紅不能動的當下,我還不知道要買什麼,

幫同學組裝好桌子以後,到了商店晃晃,

「達欣啦達欣啦,」同學說著,

「可是大同跟我的小紅長得比較像欸,」我和著。


踟躕了一會,我後來還是買了和小紅師出同門的小黑,

「這個可以吹冷風,」我心想,「就決定了這兩年前我就想要的功能。」


硬是比大同貴上一百的小黑(因為大同沒有冷風),

現在在我的宿舍,度過了第一個月。

沒怎麼用到的冷風,在鋒面的影響下,更少用了。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