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電影的前十分鐘知道這件事情,

讓我看到場景時都會回想起某時候的記憶。

甚至晚上的王世子劇情滲透到我的心裡」臻說著。


我和臻是公司裡的同事,

在進入職場前,她已經有一個男朋友。

根據她的說法,她和他分開前,

就像天底下的戀人一樣甜蜜。

雖然臻到現在還是不了解為什麼她男朋友可以以一句「我是射手座,所以我熱愛自由」提分手,

但是她還是接受了。


我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臻的變化,

在白天,她的工作效率一如往常,

偶爾認真起來甚至不休息了,

直到我們一起加班的那天,

我發現臻的抽屜裡,

平常拿來備戰的乾糧早已吃光,

才發現一向愛吃的她,

已經很久沒有補貨了。


走向茶水間,我幫臻沖了一杯熱可可,

「聽說,心情不好時適合吃巧克力!」

我將杯子遞到她桌前,看著她打著鍵盤,聊起天。


印象中的臻是個簡單的女孩子,

臉上帶著淡妝的她,綁著俐落的馬尾,帶著知性的眼鏡,

一舉一動,就像個剛畢業的大學生,

即使我是女孩,也受她的魅力深深吸引著。


「扣!」她輕輕地闔上筆電,

輕啜了一口我為她泡的可可,

我們開始互相交換近況。

 

是什麼時候和臻開始變好的呢?

我早已忘了。在感情裡沉浮的我,

開始工作後不久,就陸續遭男朋友劈腿,

新進的員工裡面,我靠著加班忘掉回憶,

臻也是,也許是因此,我們才變好的吧。


「雖然我和他已經分手一年了,」臻緩緩地說,

「但是這一年間,我還是陸陸續續地和他聯絡著。」

「以往的我,對於某些事積極樂衷,但是自從那通電話以後,」

「我消極的本性彷彿被喚醒。」輕輕放下杯子,臻看著我。


「你知道嗎?」不等我的回應,臻又自顧地說了起來,

「本來我打算最後一次和他聯絡了,想就此斷得一乾二淨,」

「讓自己都不要再想他了。」

「沒想到我寄給他的東西,竟然被查無地址,給退了回來。」
「我還是猶豫著要不要寄第二次。」

「如果這是上天的意思呢?如果上天就是不希望我們聯絡呢?」

臻徬徨,

「我到底還要不要積極地和他聯絡?」


一連串的問號在辦公室裡迴盪著,

也許在這條路上,我和臻,還有好多要學著。



 

, ,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