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073522

 

作者:郝譽翔,聯合文學出版。


島嶼的美麗與哀愁,

在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


這陣子除了發懶很少打網誌之外,

(當然有一些因素是因為從期中報告前就開始忙到期末報告,)


但我想有更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最近我看的書,

有點不是我能handle的部分了,

確切地說比較像是我的想法還不足以化為文字。


但是今天閱讀完郝譽翔的書後,

心中突然燃起了

「不行,我一定要上來跟大家分享」

的滿腔情緒。


怎麼說呢,

也許大量閱讀真的能累積出些什麼,

但我想是因為0526的講座,

也許是因為累積大量的講座,


作家們不約而同地表示:

「雖然我不知道其他作家怎麼想,」

「但對我來說,我是有些情緒要發洩,所以才寫作的。」


沒錯,在0526郝譽翔當引言人的講座時,

她也這麼提到了。


話說當初會借這本書,是因為我看到講座有郝譽翔,

心想:「沒看過人家的書還去聽講座,這樣是不是不大好。」

雖然事後我還是沒有看書就去了,

雖然挑書的時候單純是因為書名,

但是今天的閱讀經驗讓我有咻咻咻放煙火的感覺。


如同開頭提到的,

島嶼的美麗與哀愁阿。


我想小說家的確是有些什麼,

才將想法化為文字,

影射著什麼的吧。

(就像有些人是化作圖畫、音樂、甚至是任何表達情緒的形式)

(所以每個人都是藝術家呢)(黃麗娟這麼說著)


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

關於音樂的意象我深深著迷。

超脫文字的形式:

越是使用文字,

越感覺文字的不足。

但是卻是普世裡最普遍的傳達方式了。

純粹的形式才能超脫表層的框架。


*


最後想講一下

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

的架構以及意象。


整部小說是故事中的故事,

藉由說故事的人將劇情帶入了另一個故事,

文章的架構配合著內容,

時間的重來、轉換,

最後結局揭曉的那一刻,

令人驚喜。


不過我對封面頗有微詞,

是說那年代的封面都是那樣的嗎?


這樣的書名搭上的應該要是像雨樹之國的清爽封面才搭,

但是回頭想想,

05年出版的作品到現在12年已經有七年的時間了,

不要小看七年的轉變,


十年前的作家們得刻苦的邊翻譯邊讀卡爾維諾,

十年後的我們讀著的是文句通順的屠格涅夫了。


所以我想一定是因為我被豢養的太好了,

許多先入為主的觀念還沒辦法擺脫吧...


現在的我們是何其幸運能看到像

陳雪,迷宮中的戀人,

那樣有質感的封面設計呢!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