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鼻子有點敏感。

彷彿蜘蛛絲佈滿鼻腔,網羅住各種味道。


昨晚夜宵的九層塔蒜香腸濃烈地佔據鼻腔;

今早無際間經過的早餐店,鮪魚蛋餅火腿蛋吐司入侵猖狂,

使我作嘔。


空氣裡瀰漫著雨水塵埃混合腐葉的味道,

竟令我窒息。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因為妳在哭。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