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事前完全不知道你喝醉,

但是接通後你的幹你娘機掰,

至今仍在我腦中迴旋不去。


我不是那種硬要在小天地裡書書寫寫然後期盼著等待著王子的出現

或者是搖著尾乞憐的那種楚楚可憐令人動人的女孩兒;


喝個酒真的舒爽多了。

雖然小七跟全家明明只有幾步路,

但是礙於校園不能賣酒,

因此硬是得要多走很多路,

白天感覺起來還好的路程,

是因為半夜氣溫涼,

還是因為心寒,

所以牙齒直發顫呢?


不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


直接殺了一支六百西西,

多希望今晚醉生夢死醉倒不醒。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