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 ps  

 

我不會飛,但我慢慢的走;

總有一天,給我時間,我會從思念裡自由。


多麼慶幸家族沒有規定女生不能去掃墓,

每年的清明,我是多麼渴望能再見見您,

慎終追遠,與家族的人聚聚。


雖然我早已不再是那個「阿ㄌㄨㄥ、阿ㄌㄨㄥ」叫的女孩,

而您也不再「銀應、銀應」的糾正我龍眼的發音,

但是您的影像總在夜深人靜時鮮明。


雖然爸爸是家裡的老么,

然而身為家中老大的我,

反而是您第一個取名字的孫女,

幼時的記憶往往是爸媽在我長大時拼湊,

漸漸地建構與您的故事,

才逐漸了解您。


過得好嗎?阿ㄌㄨㄥ。


----------------------------------------------------------------------------------------------


雖然到了您逝世前幾年,

您的耳朵早已因為早年四處敲鑼掙家計而漸漸重了起來,

脾氣也隨時不友善,


但是,

每每我和您說話時,

您總是願意傾聽。


雖然媽媽是家中的老么,

雖然媽媽總是說您重男輕女,

但是您每次總是願意聽我說話,

雖然我台語很破,

雖然阿嬤說你脾氣很硬,

但是我還是好愛您。


您的野狼呢?

這是您生前我一直想問卻問不出口的。

好像是有段故事,

背後的意義總是深層。


您過得好嗎?

在平坦的西方快速奔馳著野狼嗎?


------------------------------------------------------------------


雖然您們都不在了,

但是還記得和您們生前相處的時光。


不管我幾歲,

在您們心中我都是永遠的兒童。

永遠長不高、永遠吃不多、永遠台語破,

但是我還是那麼的愛您們。


今天見!

阿ㄌㄨㄥ。

你亞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